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家的侧旁是牛棚挨着两眼猪圈间隔三米一棵大皂角树和几棵板栗树。站了好几十年了吧枝繁叶茂像撑开的伞为下面的石磨庇着雨。人与牲畜吃的粮食就是从石磨中碾碎的,我喜欢那头黄牛磨玉米瓣子时用红布将它的眼睛蒙上,一吆喝它就走圈我只管偶尔往磨盘上添料。玩累了我索性坐上磨盘也一起转悠起来它并不知道。牛也有不听话的时候它总爱摇头甩掉叮咬它的蚊蠓。便将蒙眼布挣脱见没有人照看探出头去磨盘里偷吃细粮。父亲给它做了个篾制的眼镜,镜片抹了一层黑布像墨镜。磨坊已废弃许多年不用了上下磨颚的齿痕尚清晰可见。我仿佛听到妈妈吆牛的声音清脆而干净回头四顾却什么也没有。我沿着磨盘下的路转了几圈又回到原点顺篱笆墙的土路往老屋走。老屋仍保持着川东北地区传统的房屋风格土木建筑青瓦,圆木石夯地基篾墙上抹着黄泥阳面上刷了白石灰长五间两头转满拖二檐房。转阁屋挺宽敞兼作餐厅与客厅客房分布在两侧。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